望美人兮长颈鹿

不要喜欢这样的我

【盗墓/黑花】随手记


强迫症十级,就爱病着不治
不填满九宫格就算抱着老公抱抱蹭蹭酱酱酿酿出来骗更都浑身上下不得劲儿
这里魂淡君,多多指教

> > >

依稀记得他走的那年,家门口的学校刚翻修了门面,结果他没撑到门修好就先走了一步。如今那扇校门又翻修了一次,所以说他走的时候具体是哪一年我也记不清了。
如果不差,应该是新年刚过那会儿吧?人染了一身毛病,然后就去了。
刚开始他死活不肯去医院,说是当初去外国疗养院住的日子实在太恐怖,他可不想再重温一遍那些滋味。絮絮说这些话的时候,老解头就倚在我俩睡了大半辈子的床上,开玩笑的问我,“你不怕我把医院那些年轻漂亮的小护士勾搭回家,甩了你个糟老头?”
我推推墨镜。“老眉咔嚓眼的,哪个年轻妹子没长眼看上了你。”
“那可不就是你吗?”他不熟练的冲我抛着媚眼——其实要我说,跟翻白眼是没个差的。但是他愿意在我面前永远长不大这么玩,我就陪着,索性赔他一辈子。

最后这点干巴日子里,他只要醒着,就成天没个正形儿闹腾,指唤我做这儿做那儿,前半辈子没撒的疯都造我身上了。嗯,欠这祖宗的。于是导致后来他整个人送进去的时候都是昏迷的。吴邪期间进去看了他一趟,说是在监护室的病床上躺着一直睡觉,也没见醒过,然后没几天他就走了。
京城所有地方都噼里啪啦的放着鞭炮,老少爷儿们姑娘媳妇都喜气洋洋迎接新年。我独个儿在解雨臣的小屋子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昏昏沉沉间觉得整个天气都干燥不已,每一口呼吸的空气中都飘着似有似无的苦涩味道。

我拍拍胸膛,天没塌地没陷,一切还好,没啥儿事。只是那段时间吴邪一直待在北京陪着我,每天一副想说不说的便秘表情,整得我怪是不好意思的。只好下了几天厨,给吴邪做了几顿好吃的,真是便宜他了。
直到最后一天送吴邪上飞机的时候他还依旧保持着便秘的表情看着我。哎,得了吧,我一看就知道这“小三爷”又犯毛病了,于是开玩笑道:“小三爷还有什么吩咐吗?北京城中解家家产还是有的,看中了什么我给你打包拉去杭州玩?”
“小花留给你的东西关我什么事!自个儿存着,别败家!”噫这毛病,不能激。吴邪想了下,又说道:“瞎子你也别太伤心。小花这些年……知足了。”“嗯,是了。”我笑道。
他怒,“你这人!我想和你好好说说吧你倒是不当回事!”吴邪这会倒是不便秘了。“是是,你说吧,我洗耳恭听。”“跟你说什么你能听得进去!这两天做饭把盐巴当糖几天了。”他说完这句话扛着大包小包头也不回的就这么走了。

这话说得真是伤感情。我虚拟小手绢擦擦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
这些年用心投入的的感情,得来的也是心,伤心。我和解雨臣两个人彼此默契的把这些感情养成一只潜水的鸭子,一次次隐于波光水影之下。不需要他人明白了解,我们都清楚这只鸭子从来没有消失,一直精神抖擞的藏于水底。

说来也是,他解家的基业在北京,我名义上的家也在北京。死后两把灰掺在一起慢慢洋洋洒满天际,生生世世也可就此不分离。我们终究可算是同路人了吧?

> > >

●END●

评论(2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