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美人兮长颈鹿

一个存档处,汪!这里魂淡君,汪汪!已经进化成了一只神经病的话唠,汪汪汪!

#黑花#练笔


我手写我口,爽
这里魂淡君,请多指教

——。

当时天蓝得透彻,顶头就能看见几块云团着过去染了三分肃杀六分血水还留自己一块本色。几只鸦鸟飞过嚎得凄凉,声音嘶哑的叫啊叫,激得黑瞎子心尖尖上又涌出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他心说这儿又是哪。

极目望去,四周茫茫皆是举着武器持着巨盾的家伙,它们脸上弥漫着一层又一层的黑雾,不说话也不动作,一片死气沉沉。
突然这些大黑物件主动打破了这片死寂,发出了如同巨大机械齿轮咬合的语言,“你得回来——”那声音在雪原上四处回荡,震得穹野要弯了腰、塌了胸,再也不能留下一丝缝隙。

去你妈的X,黑瞎子心想你是老几说让我回去就回去那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对不对人生在世这点面子……你得给我。毫无征兆的他砍翻了离他最近的一个黑漆漆。“都说了我是有家室的人得赶着饭点回去,你们这群单身狗怎么就是不信呢?”
他笑意未达眼底,又握紧了一分手中的刀柄。
得回去。

一具骨架撑着皮相静止在旷野,血液却在体内如烧开的热水一样止不住的沸腾。是狂,是疯。可他真是对着眼前这群不知道什么的玩意杀的起兴了,他说你们是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吗,对群鸦说对虎狼说。可是又没人听得见他在说什么,吃人的豺狼虎豹怕了,便离得他远远的。它们忌惮他手中磨利的剑磨快的刀,可又流着腥臭的口涎虎视眈眈盯着他身上的每块肉,一丝一毫都舍不得放过。

不行…那可不行,这百来斤是有主的。他声明,却更像在牙齿缝间狠狠咀嚼的连筋带血的骨碴,连嘴角的笑都是沾血的。

“来。”

评论

热度(11)